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翌日,宫中纷纷传言,只道玉芙宫的姚妃娘娘形如痴傻,竟是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识得,皇上雷霆震怒,将太医署的太医尽数召至了玉芙宫,却也是无计可施,太医只道要慢慢调理,将姚妃身子里的余毒渐渐逼出去,此外,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元仪殿。

    待袁崇武走进时,何子沾已是侍立良久,见到他,顿时俯身行下礼去。

    袁崇武走至主位坐下,对着他道;不必多礼。

    何子沾谢了恩,方才站起身子,就见袁崇武双眸似电,笔直的向着他看了过去,道;有眉目了吗?

    何子沾抱拳;回皇上的话,属下联合了大理寺与吏部,一道彻查此事,来龙去脉,俱是查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袁崇武的目光深沉了几分,低声道;是谁?

    何子沾却是犹如锯嘴的葫芦,默了默,才道;是安妃。

    袁崇武听了这三个字,英挺的面容上并无太多表情,唯有拳头却是不由自主的紧握,眼帘处微微跳动着,沉声吐出了一句话来;说下去。

    何子沾恭声领命,接着道;仵作在验尸时发现安娘娘右手上的指甲尽数坳断,掌心处的肌肤发黑,显是毒素侵蚀所致。而在玉芙宫中,徐姑姑亦是找出了当日安娘娘留下的断甲,康太医已经验过,只道安娘娘断甲中残留了些许碎末,而那些碎末,正是前朝的鸩毒!

    袁崇武双眸黑的蚀人,他不动声色,只道了三个字;继续说。

    玉芙宫的人已是被属下盘查过,据侍奉的宫人所说,当日在茶水呈上去后,安妃娘娘曾将蜜螺茶的壶口打开,还问那是什么茶,之后太医便在蜜螺茶中查出了鸩毒,想必,安娘娘定是借机下手,将鸩毒藏于指甲,开壶时弹进茶水中,神不知鬼不觉的下了毒。

    见袁崇武不出声,何子沾心下发虚,亦是嗫嚅着,不知还要不要说下去。

    接着说。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终是响起,何子沾定了定神,又是言道;安娘娘以自己为饵,率先喝下了蜜螺茶,姚妃娘娘因着在自己的宫中,那蜜螺茶又是自有孕后便日日都喝的,想必也是不曾戒备,这才要安娘娘有了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袁崇武的拳头死死握着,骨节处抑制不住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,他竭力忍耐着,想起姚芸儿当日中毒后的情景,怒意与心疼却是不可抑止,就听咚!一声巨响,男人的拳头狠狠的落在案桌上,何子沾心头一凛,抬眸见袁崇武脸色铁青,他斟酌着开口,想要劝上几句,可终是一片缄默,说不出旁的话来。

    那鸩毒,是何人给的她?袁崇武声音清冷,又是言道。

    是温家。何子沾开口,对着袁崇武道;属下已是查出,与鸩毒有关的人,已被温天阳下令灭口,苍天有眼,原先在皇长子夫人身边服侍的一位侍婢,名唤柳儿,却是侥幸留了条命在,从她口中得知,那鸩毒便是由温天阳安插在宫里的眼线,亲手送到安妃的手里。

    袁崇武面色暗沉的可怕,他没有说话,周身却是透出一股浓烈的煞气,黑眸中,更是杀意腾腾。

    何子沾跟随他多年,见他露出如此神情,心下便知晓他已是起了杀意,当下遂是道;皇上,属下查的清楚,此事虽然安妃与温天阳都是参与其中,但却与皇长子毫无干系,不仅是皇长子,就连二皇子也是毫不知情,您看.....

    袁崇武闭了闭眼眸,将眸心的杀意压下,沉声道;皇长子昨日已是主动请缨,要朕封他为岭南王,许他封地,远离京师。

    依属下之见,皇长子经此之故,想必对京师生出了厌倦之心,他若想做个闲散王爷,倒也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袁崇武闻言,唇角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,那抹笑是冷的,没有丝毫温度的,苍凉而寂寥。

    他对朕这把龙椅一直虎视眈眈,若说他弟弟愿做一个闲散亲王,朕相信,至于他....袁崇武摇了摇头,声音平静到了极点;远离京师,前往岭南,正是给了他厉兵秣马,处心积虑的机会。朕若没猜错,他还会与慕家的人相互勾结,只等时日成熟,便给朕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何子沾面色一变,却也心知袁崇武说的不假,他沉吟片刻,遂是道;皇上,恕属下多嘴,既然大皇子主动提出封王离京,皇上何不顺手推舟,答允下来,暗地里派人多留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