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说是迎亲,也不过是几个汉子抬着一顶简陋的小轿,与媒婆一道进了姚家的大门。

    姚家家贫,姚家二老也无多余的银钱来为女儿添置嫁妆,就连家门口放的那一挂鞭炮也都是稀稀拉拉的,还没响个几声就销声匿迹了。

    姚芸儿便这样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袁家也不比姚家好到哪去,因着袁武平日里从不与村民来往,如今娶亲,家里竟是连个道喜的人都没有,小院里安安静静的,甚至院门上连个囍字也没有贴。

    轿夫将新娘送到了门口,媒婆搀着姚芸儿下了轿,将她送进了屋子,瞅着眼前这新房冷冷清清的,连个热乎劲儿都没有,那心里也是止不住的唏嘘,只觉得这门婚事,的确是委屈了姚芸儿。

    媒婆叹了口气,俯下身子在新嫁娘的耳旁轻声细语的嘀咕了几句,只说的二八新妇脸庞通红,将该说的话说完,媒婆见屋子里也就只有自个与姚芸儿两个人,全然不似旁人家那般一屋子里站满了亲朋好友,于是一些俗礼便也免了,只说了几句吉祥话,便走出了新房。

    几个轿夫领了喜钱,早已是走了个干净,待媒婆走出屋子,就见袁家的院子里,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笔挺如剑,听到她的脚步声,男人转过了身子,露出一张英武果毅的容颜,正是袁武。

    刚迎上袁武的黑眸,媒婆心里便是一个咯噔,只觉得那黑眸雪亮,让人看的心里发慌。她站在那里,甚至连贺喜的话都忘了说。

    男人面无表情,只将一串铜钱递了过去,媒婆回过神来,赶忙将那喜钱接过,少不得要说几句喜庆的话,可见眼前的男人一脸漠然,整个人都是散发着一抹淡淡的冷冽,那话便好似哽在了嗓子眼里,再也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媒婆嗫嚅着,道过谢后便拿着喜钱匆匆离开了袁家的大门。

    至此,原本便冷清的小院,更是静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抬眸,就见窗户上映着一道娇柔的身影,低眉垂目,纤细的腰身柔弱杨柳,仿佛男人的一只大手,就能将其整个的握住。

    袁武依旧是不动声色,只上前将门推开,就见那抹温婉的身影轻轻一动,一双白皙的小手不安的交握在一起,他瞧在眼里,遂是将新娘的盖头一把掀了下来。

    少女白如美玉的脸蛋上晕染着丝丝红云,鸦翼般的黑发绾在脑后,肤白胜雪,柳眉杏眸,她轻轻抬头,一双剪水双瞳清亮柔和的,透着沁人的纯净,让人看着不禁心头一动。

    虽是同村,但袁武并未见过姚芸儿,一来是他整日里深居简出,二来他毕竟是外乡人,又没有成家,三来他是个屠户,听起来难免让人怕得慌,似姚芸儿这般未出阁的姑娘,自是不会与他有什么接触,就连每日里来袁家买肉的,也大多是些庄稼汉,但凡年岁稍轻一些的媳妇,都是不敢来的。

    袁武从没想过自己的新娘竟会如此美貌,纵使媒婆之前告诉过他姚家的三丫头是清水村里出了名的美人,可他也全然不曾走心,只道清水村这般偏僻荒凉的地方,又哪会有什么美人?

    ,,,“  ”,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