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瞅了眼天色,姚芸儿估摸着袁武快回来了,便是去了灶房,先是生火烧水,刚要淘米下锅,就听铺子里传来开门的声音,接着便是健硕的男人踏在砖地上的足音,她赶忙迎了出去,就见男人扛了一个麻袋,大步走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回来了。姚芸儿说着,将手中的汗巾子递了过去,好给男人擦把脸。袁武将麻袋搁下,那汗巾子刚从热水里拧干,热气腾腾,男人接过,刚擦了一把脸,便觉精神一震,又是擦了擦手,掸了掸身上的灰尘。

    而姚芸儿的目光却被地上的麻袋吸引了过去,只见那麻袋不住的鼓弄着,似是里面装着活物,不时发出哼哼声。

    见她的眸子中满是惊诧,袁武遂是一笑,一手便将麻袋拎了起来,另一手则是握住姚芸儿的小手,对着她道了声;来。

    姚芸儿不解的看着他,随着他一道来到了院子里的猪圈前,就见他将麻袋解开,从里面放出了好几头圆滚滚的小猪仔,那些猪仔都是生的健壮,一个个长得憨态可掬,只让姚芸儿瞧着,经不住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怎么有这么多的小猪啊?她抬头望着自己的夫君,黑白分明的眼瞳澄如秋水,美的仿似天上的星星。而一张小脸许是因着欢喜,已是透出丝丝红晕,眉眼弯弯的样子,十分喜人。

    等到了年底,家里的猪怕是全要宰了,现在养些猪仔,明年好补缺。男人沉声说着,许是见自己的小娘子高兴不已,情不自禁的,男人的眉宇间纵使有着几许无奈,却也含着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姚芸儿听着,顿觉男人说的有道理,瞧着那些圆滚滚的小猪仔,让她心里只觉得有趣,忍不住一双眼瞳亮晶晶的,对着袁武言道;那咱们一定要把它们都养的壮壮的,明年卖个好价钱。

    袁武看着她柔软的唇瓣红如樱桃,唇角一对甜美的小酒窝,他没有说话,只微微一笑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趁着姚芸儿去灶房做饭的空当,袁武割好了猪草,将食槽复又填满,回眸望去,便见自家灶房上已是飘起了袅袅炊烟,小院里也满是饭菜的香味,而姚芸儿那道娇柔纤细的身影正在灶房里忙活着,一张如玉的小脸被柴火映着,倒是显得红扑扑的,温婉俏丽。

    袁武瞧着,心里却是说不出是何滋味,他隐身于此,本来并未娶妻成家的念头,娶了姚芸儿进门,只以为自己身边需要个女人,若娶的是个乡野粗妇,日后倒也可以相安无事。可偏偏娶进门的却是这样一位如花似玉的小娇妻,又如此贤惠懂事,如此一来,男人想起往后,便是一记苦笑,说到底,终究是他愧对人家。

    姚芸儿丝毫不知袁武在想些什么,她蹲在灶前,一心一意的往灶台里添着柴火,只想着快些让男人吃上热乎乎的饭菜,灶房里烟熏火燎,只将她呛的咳嗽起来,此时却也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,,,“  ”,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