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别怕,我会轻些。男人低沉的嗓音响在耳旁,姚芸儿轻轻睁开眼睛,便对上了袁武的黑眸,她丝毫不知接下来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,可因着男人的这一句话,狂跳不已的心却渐渐踏实了下来。

    姚芸儿转过小脸,并不敢看身上的男子,而她乌黑的秀发铺在身后,衬着那一身雪白的肌肤,只烧灼着男人的眼,令人更是难耐。

    袁武俯身,吻住了她柔软湿润的唇瓣,他的大手耐心而细腻,直让身下的小人承受不住,意乱情迷间,破身之痛却是猝不及防的传来,只让姚芸儿抑制不住的轻吟出声,而后,便被深沉的夜色所淹没....

    姚芸儿虽然睡得晚,第二日却仍旧是起了个大早,刚下床,两腿之间便是涌来一股酸痛,只疼的她小脸一白,而待她穿上衣裳,还没走出几步,便是觉得那一双腿又酸又软,连路都走不顺了。

    想起昨晚的事,她的脸庞便是一红,待将自己收拾好,那双绵软的小手便是小心翼翼的掀开了被子,果真见被褥上有一小块已经凝固的,暗红色的血迹。

    她瞧着,心头便是一松,想必,这就是村子里那些嬷嬷们口中的落红了,就这一小块血迹,向来意味着成亲的新娘是否贞洁,若洞房后没有落红,新娘定是会被人看轻,甚至被夫家休弃的也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姚芸儿没有多想,只将被褥卷起,换上了干净的,正在忙活间,就听身后吱呀一响,原来是袁武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经过昨晚的事,姚芸儿更是觉得自己成了袁武的女人,是他的媳妇,此时见到他,虽然仍是羞赧,却又不似前些天那般拘谨了。

    袁武上前,见床上已经换了干净的被褥,心下顿时了然,又见她粉脸通红的站在那里,念起她昨夜里在自己怀中绽放的样子,心里只微微一柔,伸出大手,将她揽了过来。

    还疼不疼?他的声音温和,大手摩挲着怀中娘子细腻柔嫩的面颊,乌黑的眼瞳里,依旧是深邃而内敛。

    ,,,“  ”,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