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因着三日回门,女婿最大,袁武在吃饭时是要坐在主位的,姚老汉不住的为女婿添菜,仿佛生怕怠慢了女婿。

    三菜一汤,六个人吃着,的确是不怎么够,尤其姚小山正是长个子的年纪,一餐饭只吃的风卷云涌,那筷子十分精准的绕过青菜,专挑里面的油渣吃着,只吃的嘴唇油光光的,姚家二老素来宠溺这个小儿子,是以也没人说他,姚母到了后来,更是将盘子里的油渣全用筷子夹给了姚小山,生怕他吃不饱似得。

    姚芸儿压根没敢夹菜,只挑着眼前的腌菜吃,一小块的腌菜,便足够她扒一大口干饭了。蓦然,却见一双筷子将一大块鱼肉夹进了自己的碗里,她一怔,抬眸望去,就见是坐在自己对面的袁武,一双黑眸灼灼,正凝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她的脸庞顿时变得绯红,虽然成亲这几日,袁武待自己都是照顾有加,可如今是在父母姐弟的眼皮底下,他这般为自己夹菜,还是让她十分赧然。

    所幸袁武为她夹过菜,便不再看她,只端起碗吃了起来,姚家的菜向来缺油,姚芸儿怕他会吃不习惯,此时见他吃的极快,看起来也是蛮香的样子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吃了午饭,这三日回门便算是完成了,姚老汉还要下地干活,也没多留女儿,待将女儿女婿送到门口时,姚母却是悄悄的往女儿手心里塞了一串铜钱,不等姚芸儿开口,便是压低了嗓子,道了句:往后缺个啥,自个给自个添些。

    姚芸儿知晓这是娘亲给自己的体己钱,心下却是又暖又酸,刚喊了一声;娘....就见姚母冲着她摆了摆手,温声道;快回吧,往后和女婿好好过日子。

    姚芸儿却是将那铜钱又给母亲塞了回去,轻声道了句:娘,我有银子,你甭担心了。

    姚芸儿出嫁时,家里花钱的地方太多,也没法子腾出手来去为女儿添些嫁妆,姚母每当想起这些便觉得愧对孩子,此时还要再说,却见姚芸儿樱桃般的小嘴抿出一抹笑意,走到袁武身旁,与娘家人告别。

    回到家,袁武也没有打开铺子做生意,他当初来到清河村,便是见这里荒凉偏僻,而这杀猪的营生,也不过是为掩人耳目罢了。再说村民贫寒,除了逢年过节,平日铺子里时常是开了一天的门,也不见有人来买肉的,是以袁武这铺子多半成了摆设,平日的银子也都靠他将猪宰了,打理好后,推到镇子上去卖才能得来。

    姚芸儿却不知晓这些,此时见男人回家,也不开门,遂是小声道;铺子里不用开门吗?

    袁武摇了摇头,道;如今不是年节,就算开了门,也没生意。

    姚芸儿一想也是,只道;那该怎么办?

    袁武抬眸,见自己的小娘子清莹莹的眼瞳中透出不安,看着自己时,水一般的眸子仿似将人的心都给润着。

    之前都是他一个人过日子,老话说的好,一人吃饱,全家不愁,对于银子的事,他向来不曾走心,只需够用就行。可如今娶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小娘子,总不好让她跟着自己吃苦。

    ,,,“  ”,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