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路过杨家铺子时,袁武又是上前买了几包糕点,糖糕麻圆全是从油锅里才捞上来的,泡过糖汁,撒的芝麻,那股油甜香味儿,简直要将一个村子都给熏的甜腻了起来。一些顽童馋嘴,眼巴巴的守在杨家铺子门口,此时见袁武买了糕点,那一双双眼睛遂是直直的盯着他瞧,简直恨不得要上去抢了似的。

    姚家并没有多远,不过半柱香的功夫,姚芸儿便瞧见了娘家的茅草房子。

    刚进家门,就见姚母与二姐金梅正在院子里摘菜,看见女儿女婿,姚母赶忙将手在围裙上抹了一把,说了句;回来了?

    姚芸儿知晓爹爹和小山在这个时辰自是去下地干活的,此时听见母亲开口,遂是轻声应着,喊了声;娘,二姐。

    袁武站在一旁,手中的猪肉与点心已被金梅接了过去,遂是空出手来,对着姚母抱拳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姚母生的健壮,连同金梅也是五大三粗的,娘儿两瞧着简直就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,袁武瞧在眼里,心里却是疑云顿生,怎么也无法将娇滴滴的姚芸儿,与眼前的这对母女想到一起去。

    姚母站起身子,微黑的一张容长脸,皱纹横生,她指着灶房,让金梅将袁武带来的猪肉与点心搁进去,自己则是对着袁武道了句;姑爷快请进屋吧。

    回门的女婿是贵客,进了屋,袁武与姚母一道坐在主位,姚芸儿悄悄打量了一眼,就见桌子上摆着一盘瓜子,一盘豆干,一盘水煮毛豆,一盘糯米团子,显然是为了招待袁武而准备的点心。

    这几样东西虽然都不起眼,但姚芸儿却是知道的,家里已经是很多年都没吃过这般像样的点心了,念起父母的艰辛,只让她忍不住的心里发酸。

    金梅也是从灶房里走了出来,她比姚芸儿年长两岁,前两年和邻村的张秀才订了亲。这门亲事着实让姚家二老扬眉吐气了一把,清河村的村民大多是大字不识,对读书人打心眼里的敬重,虽说张旺只是个秀才,但在村民眼里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,人人都道金梅好福气,若等哪日张秀才高中,金梅日后可说不准就成了官太太了。

    原本金梅是要在姚芸儿之前出嫁的,只不巧赶上了乡试,张家托人过来,只说将婚事在缓上一缓,等明年开春乡试结束后再说,姚家自是不愿耽搁了张旺赶考,也是一口答应了下来,这也是为何姚芸儿比金梅年幼,却嫁的比她要早的缘故。

    金梅终究是个没出阁的姑娘家,碍着袁武在场,便独自去了灶房,堂屋里便只剩下姚母与女儿女婿。

    姚母絮絮叨叨的和女婿说着闲话,眼见着袁武虽说已过了而立之年,却生的魁伟矫健,那相貌虽不能与那些白净面皮的后生相比,却也是相貌堂堂,甚是英武,比起那些寻常的庄稼汉,又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气势,只让她瞧着,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,,,“  ”,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