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姚芸儿见他神色不对,心里顿时慌了,当下也不知该说什么,只惴惴不安的坐在那里,一双剪水双瞳小心翼翼的瞅着男人脸色。

    你若不喜欢吃,我再去做。姚芸儿心头忐忑,刚要站起身子,却被男人的大手按了回去。

    袁武没有说话,只是将两人的碗换了过来,姚芸儿一惊,眼见着男人将那碗肉汁馄饨搁在了自己面前,自己则是吃起了清水馄饨,她骇住了,赶忙道;那碗是留着我吃的,你快吃这碗吧。

    男人这才抬眸看了她一眼,乌黑的眸子深邃炯亮,只对着她说了几个字;不用,快吃。

    姚芸儿不敢多说,眼见着不过片刻功夫,男人那碗清水馄饨便已是见了底,她不安起来,小声道;这碗太多,我吃不完,你再吃点吧。

    说着,只将自己面前的碗朝着男人推了过去。

    袁武赶了一天的路,姚芸儿为他准备的干粮早已是吃了个干净,此时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下肚,才觉得身上松快了不少。他看了姚芸儿一眼,见她娇怯怯的将那碗馄饨递在了自己面前,心里却是浮起一抹无奈,只得道;往后不必如此,你年纪小,理应多吃些好东西。

    姚芸儿一怔,不等她回过神来,袁武又是言道;吃吧。

    短短的两个字,却是让人拒绝不得,姚芸儿只得垂下眸子,拿起勺子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骨头汤自是鲜美,鲜肉包成的馄饨更是喷香,一口咬下去,只觉得齿颊留香,鲜的让人恨不得连舌头都一起吃下。

    姚芸儿胃口小,馄饨虽然美味,却也只是吃了小半碗,便再也吃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吃好了?袁武开口。

    姚芸儿点了点头,太多了,我实在吃不下了。

    少女的声音轻柔温软,袁武听在耳里,也不多话,只将碗接了过来,拿起一块馍馍,就着她吃剩下的馄饨,连着汤水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姚芸儿瞧在眼里,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,清河村向来都是夫比天大,做娘子的吃夫君剩下的饭菜,自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可又哪有做夫君的,去吃娘子剩下的饭菜?这若传出去,保不定会让人指指点点的。

    吃完饭,窗外夜色更是深沉,姚芸儿烧好了热水,用木盆端进了屋子,对着正在收拾东西的男人言道;泡一泡脚,解解乏吧。

    袁武回眸,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娘子,两人虽然相处不久,却也能瞧出姚芸儿年纪虽小,但十分贤惠,当下看着她的目光中,便是浮起几分温和。

    姚芸儿在男人的目光下,脸庞不禁微微一红,只低眸走到床边,去将被褥铺好。

    嫁过来已经三日了,这段姻缘虽是父母之命,可如今成了袁武的媳妇,她自是要和他好好过日子的,姚芸儿书念的不多,但三从四德,以夫为天的道理却也还省的。

    再说,若不是袁武遣人去姚家提亲,说不准现在她已经嫁到了云尧镇,去给那五十多岁的刘员外做妾去了。

    ,,,“  ”,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