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袁武已是将卸下来的猪肉尽数放在了手推车上,剩下来的一些猪骨头,遂是挑了些品貌好的,也是扔了上去,而后一些零零碎碎的,便收拾了起来,刚打算拿进灶房里,就见姚芸儿走了出来,两人刚巧迎头碰上,姚芸儿更是险些撞在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瞧着眼前娇滴滴的小娘子,男人只道;何事?

    饭摆好了,先吃饭吧。姚芸儿轻声说着,就见袁武点了点头,将手中的猪骨搁在了灶台上,而后转过身子,对着她说了句;这些留着炖汤。

    铺子里不用卖吗?姚芸儿开口,晶莹剔亮的眸子里是浅浅的疑惑。

    袁武摇了摇头,只道了句:不用,留着咱们自己吃。

    说完,他又是看了姚芸儿一眼,少女的身段是极清瘦的,虽是秀气,却也让人觉得弱不禁风,一张脸蛋虽是白皙,却又过于苍白,一瞧,便是打小没有滋养,虽不至于面黄肌瘦,但也的的确确十分单薄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清河村位于北方,村里的人,无论男女大多都是生的健硕结实,唯独她生的娇小玲珑,腰身纤细,与村中其他的女子都显得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姚芸儿虽然生的美,可就是这副弱不禁风的样子,却让许多想来提亲的人家打了退堂鼓。

    长得俊有啥用,看她那样子,肩不能挑,手不能提,又是小胳膊小细腿儿的,将来能不能生养都难说,谁娶了这样的媳妇儿,还不是要把她当奶奶伺候。住在姚家西首的陈大娘,就曾如此说过。

    这句话没过多久便在清河村里传开了,大家一想倒也的确是这么个理,如今这世道,谁娶妻不愿娶个身板结实的,农忙时能帮着下地干活不说,就连生孩子也容易些,娶个姚芸儿回来,还不是中看不中用。

    袁武自是不在意这些,此时瞧着自家的小娘子这般娇弱,心头倒是不禁浮起些许怜惜,见早饭已经摆好,遂是道了句;你先吃吧,我收拾一下再过来。

    他打来了水,先是将地面冲洗干净,这头猪宰杀时早已放过血,是以地面也并无太多血水,清理好院子,袁武又是洗净了手,这才回到灶房。

    两人吃了早饭,男人走到院子,刚要推起车,就见姚芸儿从灶房里走了出来,将一个小布包递到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这里有干粮,你拿着留路上吃吧。少女的声音清甜柔软,白净的脸庞上早已是红晕隐隐,只垂着眼眸不去看他,说不出的娇羞可人。

    袁武不动声色,只将布包接过,临出门前道了句;自己在家当心点。

    姚芸儿嗯了一声,一路将袁武送出了铺子,铺子外便是清河村的街口,有街坊见袁武推车出来,碍着他素日里的冷锐,也没人上前和小夫妻两打招呼,唯有心头却道这杀猪汉的确是足够勤快,这才成婚,也不耽搁生意,这么一大早的便赶去镇子里做买卖。

    ,,,“  ”,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