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姚芸儿自然省的其中的道理,见他起身向着灶房走去,便赶忙跟在他身后,袁家是一座两进的小院子,前面的一大间房子是袁武平日里做生意的铺子,院子里则是三间瓦房,虽然有些破旧,但比起村子里许多茅草房,已是好上了许多。此外,院子里还搭着一个猪圈,里面养了好几头猪,猪圈旁还有个简易的屠宰房,小小的一个院子,倒是给人一种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的感觉。

    早饭有粥,有馒头,还有一碟子肉,比起之前在娘家,这新婚第一天的早饭,可谓是十分丰盛了。

    姚芸儿见这随随便便的一餐饭,便是汤汤水水的,有菜有肉,心里不免觉得有些铺张,反观袁武却是不以为然,只将一块白面馒头递到姚芸儿手里,又用筷子夹了一大筷子菜,送进了她的碗底。

    吃吧。袁武说着,也不去瞧她,自己则是一连吃了好几块黍子做的窝窝头,转眸,却见姚芸儿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,遂是眉头微皱,道:怎么了?

    姚芸儿心里一慌,赶忙摇了摇头,再也不敢看他,只低下头,抿了一口粥。

    她没告诉他,从前在娘家时,她吃的都是粗粮馍馍,至于这些精米细面的稀罕物,向来只有父亲和弟弟才能吃得上的,可如今,他竟是自己吃黍子面的,却将白面的省给她了.....

    而至于那些肉,姚家更是一年到头也吃不了几次的,记得成亲前,村里的张媒婆就曾说过,待她嫁到袁家,少不了她的好日子过,跟着袁武,别的不敢说,这肉却是向来不缺的,保管她吃个够。

    姚芸儿想起这些,也不知心底是何滋味,白面馒头吃在嘴里有着清甜的面香,咬起来也觉得细腻柔软,全然不似粗面那般的干涩难咽。她又悄悄的看了袁武一眼,见男人倒是神情如常,依旧是该吃的吃,该喝的喝,她垂下眸子,才觉得心里微微踏实了下来。

    饭毕,天色已经大亮,袁武净了手,领着姚芸儿一道为祖宗敬香,姚芸儿识字不多,灵牌上的字只能依稀认识几个,倒是觉得那些字写的刚毅有力,一笔一划,极具气势,与村里大多数人家的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恭恭敬敬的为祖宗叩过头,姚芸儿站起身子,望着眼前的男人,心里却是一阵恍惚,拜过祖宗,便意味着她正式进了夫家的大门,往后在她的姓氏前头,可是要带着一个袁字了。

    而她,这一辈子便都是袁武的女人,是他的娘子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姚芸儿脸庞一热,只将小脸垂下,心里却是莫名的踏实。

    敬过香,袁武遂是走到了院子里,继续磨他的刀去了,姚芸儿则是留在灶房,将早饭后的碗筷刷洗干净,台子上搁置着一些熟肉,让她看着只觉得着急,如今天气尚暖,只怕要不了多久这些肉都会坏了的。她瞧着也没法子,只得将饭菜放在窗户下通着风,希冀着可以多吃两天。

    ,,,“  ”,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