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见到姚芸儿,姚小山眼眸一亮,顿时站起了身子,招呼道;姐,你咋回来了?

    姚芸儿见小院里安安静静的,也不见娘亲和二姐的身影,便是对着小弟问道;你怎么没和爹爹下田?娘和二姐去哪了?

    姚芸儿话音刚落,姚小山便是开口道;姐,你不知道,咱爹前两天扭伤了腰,现下还在床上躺着。地里的活没人干,娘和二姐也下了田,我先回来吃饭,吃完了还要去地里干活哩。

    姚芸儿一听姚老汉扭伤了腰,便是焦急起来,只对着弟弟言道;爹爹扭伤了腰,家里出了这样大的事,你怎么不去告诉我?

    姚小山挠了挠头,声音却是小了下去;娘是要去告诉你的,可爹爹拦着,不让我说。

    姚芸儿明白爹爹不让弟弟告诉她自己受伤的事,既不想让她担心,也不想让人说闲话。俗语有云,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清河村里的人家,向来都是女儿出嫁后,便与娘家人井水不犯河水,任凭你家财万贯,女儿也分不到一个子儿,同理,任是你爹娘饿死累死,女儿若心狠的连块馒头都不给,也是没人会说啥的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村子里的一些人家,会将儿子看的比天还大的原因。正所谓养儿防老,这句老话对于村子里的人来说都是十分妥帖,家家户户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姚芸儿也不啰嗦,只将手中的罐子往弟弟手里一塞,口中道了句;我去看看爹爹。说完便是向着里屋走去。

    姚小山站在原地,将那罐口打开,待见到满满一罐的猪油后,顿时是乐的合不拢嘴,立时用勺子挖了一大勺的猪油,混在了米饭里,胡乱了拌了几下,只吃的满口流油,好不过瘾。

    姚芸儿踏进了爹娘居住的里屋,就见姚老汉正躺在床上,一张苍老的脸庞此时瞧着更是晦暗不已,没有一丝血丝,只不过数日不见,整个人便瘦了一大圈。姚芸儿看着,鼻子顿时一酸,只扑倒床边,刚喊了一声爹爹,眼眶儿便是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姚老汉睁开眼,待看见姚芸儿的刹那,那一双浑浊的眼眸便是一怔,立时哑声道;你咋回来了?是不是你娘去你家扰你了?

    见爹爹着急,姚芸儿赶忙摇头;爹爹,娘没有扰我,今儿相公去了镇里做生意,我就想着回家看看,刚才在门口见到了小山,才知道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。

    听女儿这样说来,姚老汉的心稍稍一安,又见女儿眼圈通红,心里自是心疼,只拍了拍女儿的小手,温声道;别听小山瞎说,爹只是累了,歇两天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姚老汉说着,眼睛只在女儿身上打量着,许是见她气色比从前做姑娘时好了不少,那原本瘦弱纤细的身子也是略微圆润了些,想来袁武定是不曾亏待过她。既如此,当爹的心里也是踏实了下来,继而想到自己这一倒,家里便没了顶梁柱,姚老汉又是忍不住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,,,“  ”,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