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前往九州学院,云江虽然心中不愿意,然锦绣这般决定,定然是有着她的道理的,倒也不会阻止,只是他与锦绣相聚短暂,便又要分开,委实是心中不舍。

    好在,轻尘也在,总算是有个人可以照料。

    云江与云锦绣好好的交待一番后,这才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云锦绣将他送出门外,看着他微有些佝偻的后背,顿了顿开口道:“爹。”

    听到云锦绣的声音,云江转过身道:“锦绣,可是有事?”

    云锦绣微微摇头道:“您早些休息。”

    云江欣慰道:“锦绣,爹知道你从不做无用之事,但无论何时,你都要保护好自己,女孩子在外,总是叫人担心呐。”

    云锦绣点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云江这才拍了拍她的肩膀道:“你也早些休息,路途漫漫,舟车劳顿,需养足了精神。”

    云锦绣“嗯”了一声,云江不再多言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已是夜深,晚月西斜。

    云锦绣靠着门框,看着夜色,却觉心头萧瑟。

    以前她以为,知晓终点后,便可以一往无前了,现在才发现,前行的途中,人会迷失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还不睡?”

    长廊里,赛西施执着灯缓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云锦绣微动了下唇角道:“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说说话?”

    云锦绣点头。

    赛西施随手将琉璃灯盏放在地面,而后在门槛上坐了下来,拍了拍身侧。

    云锦绣屈膝坐下,神色间尽是冷清的月光。

    赛西施笑道:“你越是这般,我便越是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在她心里,锦绣坚强的像个铁人,大抵连男子,也难有她这般钢铁般的意志,然到底是个丫头,还能没有无助的时候?她虽心疼,却不好问出口,只能靠猜的。

    她记得再过几日,锦绣便满十八了,原本打算给她弄个成人礼,现在因走的太急,来不及准备了。

    “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“担心你好不容易回来的笑脸,又被冰封了。”赛西施将她的手抓在手里,轻轻的拍了拍,“人生本该有哭有笑,隐忍固然是好,可也不要将自己给闷坏了。貂蝉这么大人了,还不是说哭便哭?”

    云锦绣道:“貂蝉姐是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当年娃娃被焚成灰烬她大哭一场后,纵使心里难受到了极点,可是却再难掉一滴眼泪。

    大约是心里对哭泣产生了恐惧,或者对于那时的自己来说,悲痛是叠加的,因她每一次想哭的时候,都会想起娃娃被焚毁的那种心碎与恐惧。

    “我与貂蝉,自幼便相识,她喜欢过很多人,可没有一个是走到最后的,然她每次都能保持着高昂的热情,投入到下一段感情里。”赛西施有时也挺佩服她的,毕竟感情是消耗品,消耗多了,就麻木了。

    云锦绣看向赛西施道: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?痛彻心扉的爱过一个负心人之后,便总觉得天下男人都是负心人。”赛西施点了烟袋,抽了一口,笑道:“所以蹉跎年华,成了半老徐娘。”

    云锦绣道:“西施姐很美。”

    赛西施一愣,接着“噗嗤”一声笑出声来,“我们锦绣丫头原来也是会夸人的。”

    云锦绣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