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袁武见她笑盈盈的样子,唇角也是微微上扬,鼻翼微微一动,只道;锅里的菜是不是糊了?

    姚芸儿回过神来,这才想起锅里还炖着大白菜豆腐,当下便是轻轻呀了一声,也顾不得和男人说话了,赶忙转身向着灶房奔去。

    袁武望着她的背影,经不住的摇了摇头,磊落的眉宇间,却是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刚吃过早饭,袁武便去了后院,昨日里的那些青竹此时全派上了用场,那一根根竹子显然都是男人挑选过的,皆是粗壮结实,用来搭建杖子,委实是最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这种力气活儿,姚芸儿自然是帮不上的,只为男人送了些茶水过去,眼见着后院那一块荒地此时变得有模有样,碧绿的翠竹围成了扇形,将那一块地牢牢的围了起来,让她看着,心里已是开始盘算着要种些什么菜了。

    袁武抬眸,便见她俏生生的站在那里,见自己在瞧她,那小脸便是微微红了起来,只温声道;相公,往后咱们要种些什么呢?

    你爱吃什么,咱们便种什么。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低沉而温和,那一双眼眸犹如深不见底的黑潭,落在姚芸儿身上,虽是云淡风轻的神色,却仍是令人忽视不得。

    姚芸儿只觉得心头又暖又软,她望着眼前的男人,小声道了句;咱们还是种些相公爱吃的菜吧,相公喜欢吃的,我也喜欢吃。

    这倒也是实话,姚芸儿向来不挑嘴,从前在娘家时,菜总是不够吃,她最多吃些腌菜就点咸味,是以无论什么菜对她来说都是好吃的,自然便想着多种些袁武爱吃的菜,反正她吃什么都行。

    袁武闻言,只定定的看了她一眼,见她神情真挚,漂亮的眼瞳里澄如秋水,没有丝毫做作的样子,而那一张白净的小脸,更是纯澈动人。

    他瞧着,终是没有多说什么,只一记浅笑,接着忙碌了起来。

    姚芸儿也不打搅他,见他做活,自己也插不上手,便轻手轻脚的回到了屋子,将针线篮子拿了出来,为男人做的那一双鞋已是成了大半,只剩些边边角角的地方,姚芸儿穿针引线,又是细细缝制了起来。

    晚间,两人吃了晚饭,袁武关上了铺子的大门,虽然一天天的没啥生意,但铺子的大门却还是要开的,生意人向来最是忌讳关门,即使没有生意,也要将大门开着,好歹图个吉利。

    等男人回到屋子,就见姚芸儿正坐在烛光下,一心一意的缝制着手中的鞋子,竟是连他走进都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就着烛光,女子白如美玉的小脸透出一抹红晕,因着年纪小,身子又是纤瘦,更是显得楚楚动人。而那乌黑的长发又是全部绾在脑后,俨然是一个小媳妇的模样,一针一线间,手势中却是说不出的温柔。

    男人高大的身影刚毅笔直的站在那里,他负手而立,面上的神色依旧是深沉而内敛的,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,他就那样看着她,直到姚芸儿收了最后一针,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,,,“  ”,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